第249章 半月书屋(1 / 2)

徐姑姑用了好大一会儿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轻转过身看向温让道:“老爷说了什么?”

温让估计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抿着嘴唇摇了下头,长舒了一口气,努力让情绪稳定下来。

“没什么。”温让摆了摆手道,“徐姑姑,这两天好好看着叶辰,欧老非常在意。”

说完,他快步离开,很快消失在了走廊尽头。

徐姑姑端着手中的茶盘,站了良久,已经许多年没有同她提及当年的事情了。

至于多少年?

徐姑姑转过视线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叶辰。

二十五年这四个字,突然从她的脑海中凸显出来。

是啊,二十五年了。

小姐去世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。

那一夜,那一幕。

鲜血落地,从此之后,徐姑姑的世界就只剩下了冰冷孤寂,和愧疚。

温让的画就像一把匕首般,看似无意,却又那么精准地撩开了徐姑姑内心深处的伤疤,经年累月,伤痕累累。

锋利的匕首拨开一层层厚厚的血痂,一刀又一刀,直到鲜血淋淋。

徐姑姑只觉自己的眼睛,瞬间就被层层叠叠的鲜血包裹淋透,犹如跌落进血海之中。

脚下一个虚软,手中的茶盘跌落,徐姑姑整个人也跟着摔倒在地,被冷静和理智一直长期占据的神经线,如今退却。

就在她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,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奔了过来。

“徐姑姑……徐姑姑……”欧管家迫切的喊着她,只是,她还没来得及回应,眼前一黑,就彻底昏死了过去。

温让听到欧冠家的呼喊声,便从后院的厢房中奔了过来。

“徐姑姑,这是这么了?”温让看到人倒在地上,紧张的扑过来。

“不知道啊,我刚过来,就看到她躺在地上。”欧冠家着急道。

温让将徐姑姑从地上抱了起来,仍不忘吩咐欧冠家道:“欧冠家,徐姑姑交给我就行了,叶辰这儿不能没人。”

“好,那你快去吧。”

长鸣山庄的这点小插曲打破了夜的寂静,不,确切的说,自从叶辰闯入这里后,这种长时间存在的寂静就失去了目的和意义。

同样的,暹罗小国白水山庄中,一场好戏也同样在上演。

白水山庄,依山傍水,和显著的东南亚建筑风格不同的是,这里所有的建筑全都是依照华夏古朴风格见着。

雕梁画栋,园林风格,置身其中,仿若这里根本就不是异土,而就是华夏。

在确定了白水山庄的确切位置后,白冰悄悄潜入,随后打晕了一个女是女侍,患上了一套黑色制服后,顺利泯于众人中。

半月书屋中。

“老爷,长公主那边已经准备好了。”白子秋恭敬地说道,“现在暹罗王和王后,也应该已经收到大臣们的请愿书了。”

“民众这边,舆论造势也在酝酿之中,现在玛普退位已经是铁的事实,暹罗第一代女王应该很快就能诞生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